日本一大视频,成版人青蛙视频APP

English | 簡體中文 400 821 3659 | info@avcclinic.com

IHE中國活動紀實

2017-07-01  來源:《世界醫療器械》  

       
        作者:張繼武 2015年4月發表于《世界醫療器械》 (如引用此文,請注明出處,謝謝。)

 
        歷史的發展有其必然。隨著人們對自然認識的深入,發現了X線,出現了X線機,人類開始能夠獲得更多地活體信息;隨著計算機技術的進步,出現了CT(Computed Tomography,計算機斷層成像)、DR(Digital Radiography數字X線機),人類進入數字化醫療的時代;隨著大量的數字化醫療裝備的成熟,如何有效利用設備獲取信息就成為一個需求,在放射學領域就出現了PACS(Picture Archiving & Communication System,醫學圖像存儲與通信系統);隨之,這些設備與系統的通信需要有一套大家共同遵守的文件標準,于是DICOM(Digital Imaging and Communications in Medicine)標準就應運而生;再進一步,這些系統(PACS)和設備(CT、DR)等如何基于這些文件標準、通過一個合理的規范化的工作路徑充分實現互聯互通,構造一個完整的醫療信息化服務體系,使得IHE(Integrating the Healthcare Enterprise,集成(整合)醫療機構)標準成為歷史的必然。
       而每一個歷史事件發生都有一些偶然,倫琴細心觀察曝光的膠片發現X線,Hounsfield因為發明CT機而獲得諾貝爾獎。最有意思的是PACS的開發,其最早是因為美國的放射醫師太貴,很多醫院幾家合雇一個放射醫師,最早是輪班制,醫師每周在第一家做幾天,第二家做幾天,第三家做幾天,后來發現這樣效率太低,患者來醫院不一定按照醫師到醫院的時間,而且急診的時候非常耽誤事情,于是幾家醫院聯合,請工程技術人員幫助實現影像的傳輸,使得放射醫師在任何一間醫院都能夠進行診斷,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成本。而DICOM標準的出現就是在PACS實施過程中發現各個大公司的文件格式不同,于是GE、西門子、飛利浦幾個大公司基于各自的圖像文件標準進行磋商,達成妥協和一致,共同使用一種文件格式,DICOM。DICOM從1.0到3.0,很快就成熟了,于是,大家現在使用的都是3.0標準。這些例子,非常印證恩格斯所說:“社會一旦有技術上的需要,這種需要就會比十所大學更能把科學推向前進。”(《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732頁。)
       IHE本身是DICOM和HL7進一步發展的必然。而IHE在中國的引進和推廣,也是一系列的機緣導致。
 
什么是IHE:
 
       IHE(Integrating the Healthcare Enterprise)是1998年由北美放射學會(RSNA)和美國醫療保健信息和管理系統協會(HIMSS)倡導發起的,該組織包括有關學會、醫學專家、信息專家和設備制造商,通過制定并遵守統一的醫學信息標準和傳輸規范,實現醫學信息的規范傳輸、準確互認,進而實現國際間各類數字化醫療系統的信息互通、集成和共享。
 
緣起:

       最早可以回溯到2002年,戴建平院長作為中華放射學會的主席參加RSNA(北美放射學會)年會,與RSNA的主席交流,達成一致,中國將派代表參加IHE國際活動。陳星榮院長作為中華放射學會的榮譽主席,意識到這是一個對于中國醫療信息化發展具有很大幫助的活動,開始負責著手開展在中國推廣得到考慮和一些組織、介紹工作。
       2005年,因為工作關系,我與時任IHE放射技術委員會聯合主席的Ellie有共同的技術理解和愛好,惺惺相惜,建立了很深入的交往,開始對于IHE有了理解,認為是一件好事情。于是,在當年的世界醫學物理學大會上,邀請Ellie來中國講學。報告是在北京,聽眾很多。當時楊國忠老師參加了講座,從頭聽到尾,專心致志。會下,楊老師就“Profile”以及“Enterprise”的定義與Ellie進行了交流,這對于日后深入理解IHE以及很多重要名詞的翻譯都產生影響。
       2006年12月18-19日,由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主辦,柯達醫療集團全球研發中心協辦的“IHE與我國醫療信息化標準專題講座”上海浦東華美達大酒店召開,兩天的主要內容是Ellie從頭到尾介紹IHE。同時,華山醫院原院長、中華放射學會榮譽主席陳星榮教授、國家標準化研究院劉碧松所長參加了兩天的講座,并也作了報告。陳院長的報告是“我與IHE”,站在一個放射學專家的角度講解了對于IHE的理解以及中國放射學界對于IHE的迫切需要。中國科學院宋建寧研究院因病未能出席,由我代他講解了他的報告“IHE-中國醫療信息化必經之路”,強烈呼吁重視和引入IHE。會后,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數字醫療與醫療信息化分會決定把推廣IHE作為分會的一項重要工作。
       此次大會,開始了在全國范圍推廣IHE的活動。實際上,在此之前,陳星榮教授已經開展了一系列的工作。作為中華放射學會的榮譽主席,早年在參加RSNA(RSNA是IHE的兩個發起和支持學會之一)活動時,與戴建平院長(時任中華放射學會主席)一起與RSNA的主席交流,了解和接觸了IHE,回國以后就開始了一些推廣和實施工作。
       會后大家討論,推舉德高望重的陳星榮院長為IHE中國主席,邀請我國放射學界的院士劉玉清院士為榮譽主席,戴建平院長當時是中華放射學會主席、天壇醫院院長、北京奧運會首席醫療官,工作太忙,但為了支持,也同意作為榮譽主席表示支持。我當時作為秘書長,承擔具體組織、推廣工作。

發軔:

       2007年4月,第一次戰略研討會在上海華美達大酒店召開,各方重要代表,中華放射學會主席、中國醫療裝備協會副理事長、中國醫院協會副理事長戴建平院長、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副理事長楊國忠教授、中國標準化研究院高新所所長劉碧松、中華放射學會榮譽主席陳星榮院長的代表華山醫院鐘國康教授以及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數字醫療與醫療信息化主任委員張繼武博士參加了第一屆戰略發展研討會。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理事長、中國醫療器械工業公司總經理姜峰博士通過電話表達了支持和對于具體實施的意見。 
 此次會議前后,陳星榮院長主動提出,因為年齡比較大,而且不是現任中華放射學會主席,建議由時任中華放射學會主席戴建平院長擔任IHE中國主席,陳院長本人愿意作為榮譽主席支持活動的開展。老一輩專家領導的高風亮節成為推動IHE中國活動發展的重要動力。
 戴建平院長更是令人感動。當時戴院長剛剛從一場病中初愈,說話都受到影響,而且2008北京奧運會已近迫在眉睫,作為奧運會的首席醫療官,面對當時高于一切的奧運任務,依然抽出時間趕赴上海,參加首次戰略研討會。這個會議,是IHE中國戰略委員會的第一次會議,是IHE中國活動開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至此IHE中國活動可以說正式開始。發起單位有六個國家級相關機構:
  • 中華放射學會(國家二級學會,RSNA對口單位)
  • 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國家一級學會)
  • 中國醫學裝備協會(國家一級協會)
  • 中國醫院協會(國家一級協會)
  • 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國家一級協會)
  • 國家標準化研究院
       六家單位發表了發起IHE中國活動的聯合倡議書。
 
其他早期貢獻:

       前面提到,早在2002年,陳星榮院長就接觸并開始考慮在中國推廣IHE。之后,華山醫院鐘國康教授在陳星榮院長的指導下,已經開展了很多IHE相關的推廣、實施工作。包括組織翻譯了很大一部分的IHE英文文件,其中很多翻譯約定俗成地成為國內很多翻譯的參考基礎。同時,陳院長、鐘教授積極撰寫發表了很多IHE相關的文章,開始IHE在中國的破冰努力。更為難能可貴的是,在全國性活動還未完全展開之前,鐘教授在陳院長的支持下,組織了一個以上海為基礎的委員會,包括了業內很多專業人士,并且邀請上海理工大學的鄭建力教授組織了測試研究實驗室,開始試水,在上海區域范圍內嘗試一些Connectathon測試活動。這些努力,都對于IHE在中國的推廣做出了具有長遠意義的貢獻。
       其中有一個小插曲,2009年,我記得有一天戴院長給我來電話,讓我陪陳星榮院長去北京見朱部長。那天一大早,我和陳院長在虹橋機場乘早班飛機到北京。見面的地點在朱部長家附近的一個餐廳。當朱部長出現在我們的面前的時候,我們明白為什么把見面地點選在那里。朱部長坐著輪椅由秘書推進來的。原來朱部長剛剛受傷,腿骨折了,打著石膏,正在治療,只能坐在輪椅上。大家都非常感動。戴院長、裝備協會白知鵬秘書長、孟建國副秘書長等參加了見面。朱部長和陳院長是老朋友了,非常尊敬陳院長,詳細地了解了IHE以及Connectathon測試方面的情況,肯定這是一個對于中國醫療信息化發展非常有用的工具,感謝陳院長一直的倡導和努力推進,并且就很多推進過程中遇到的困難作主具體指示,表示要親自出面幫助解決問題,希望能夠在中國推廣并且成為一個真正可持續性發展的好項目。

臺灣問題:

       與其它學術或者體育、衛生、文教的國際活動一樣,很容易遇到與臺灣關系問題,特別是,當時在北京奧運前夕,各種政治勢力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機會來為難中國,而IHE參加國際活動的第一件事情就遇到一個事實,臺灣已經參加了IHE的一些國際活動。在IHE國際委員會成立大會之前,我作為中國代表參加。進入會議之前,我就小心地了解了這方面的信息,立刻反饋給戴院長,請教如何處理。戴院長以其北京奧運組委會領導的政治高度和政治智慧,提出指導意見,可以存在,但是名稱應該明確,叫“中國臺灣”,底線為“中華臺北”。我據此與IHE國際溝通。比較好的是,IHE國際委員會的委員們都還是專業技術人員,包括臺灣的同仁也是專業人士,所以對于政治沒有什么興趣,不希望這些因素影響中國這樣一個大的市場國家參與IHE國際活動,很快就把各種正式文件以及網站上的名稱寫為“中國臺灣”。這就解除了我們參加IHE國際委員會的政治壁壘,尤其是在那個北京奧運會前后的敏感時期。
 
教育、宣傳、推廣:

       從2007年開始,我們組織力量撰寫了很多介紹IHE的文章,展開宣傳推廣活動。我記得自己寫的一篇關于IHE的綜述。因為工作忙,平時很少有大段時間寫東西。那年的春節5天假期,我貓在閣樓上,把IHE從技術到組織行為以及實施的整體進行了整理,完成一篇綜述文章“IHE介紹”。該文章是第一篇,至今依然是最為完整系統介紹IHE的綜述,可以成為入門的參考資料。
 
        我們也積極開展了講演、培訓推廣工作。非常感謝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的同事們,那一年,只要能夠抓住相關的展覽會、學術會議,我們都組織專題講座、高峰論壇。特別感謝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的副理事長鄭全錄老師,作為東軟集團副總裁,業務繁忙,但是只要是我們的宣講活動,他都積極到場給與支持,以他的行業地位和感召力,大聲地為IHE活動鼓與呼。另外一位是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的姜峰會長,作為中國醫療器械公司總經理,即使因為工作繁忙無法出席,也都積極派代表參加,并且以其展會組織者的優勢,提供場地、服務等等諸多便利。還有楊國忠老師,一直參與和具體指導我的工作,從對于IHE的理解、專業詞匯的定義到整個活動的開展與推進方法,楊老師以其豐富的經驗和智慧引導我找出合理解決方案。浦漢申老師,以其廣泛的業內聯系和豐富的活動組織經驗,指導并親自組織了很多活動,引進和建立了廣泛的社會支持力量。還有很多其他的老師、同仁,在這里無法一一介紹,也一并表示謝意。

國際合作:

      作為一個引進的活動,除了學習獲得的文件以外,觀摩國際上成熟的操作經驗也很重要。因為工作之便,我訪問了美國、歐洲、日本,每次都安排與當地IHE活動的負責人交流。特別是日本,因為我們公司參加了IHE-J(IHE日本)的Connectathon測試,并且是重要會員單位,有機會參加、了解日本的操作。非常感謝日本同行的大力支持,他們非常開放地介紹了他們的操作實踐,為我們在中國開展測試活動提供了很好的指導。
 
開始測試:

        2008年5月26日到28日,IHE中國第一次全國Connectathon測試在北京天壇醫院進行,有7家廠商12套系統參加了測試。測試非常成功。
        在這里,有必要說到一個標準的落地問題。要真正開展測試,必須對于需要測試的Profile,以及實現的工程方法有深入的具體技術理解和實踐經驗,特別是測試需要的管理以及與測試軟件,都需要具有足夠的工程技術能力去理解和運用,包括對于參加測試的企業的培訓、測試過程中的監管以及測試結果的評估,都需要很深的技術功力。占志剛、孟成博、莊俊三位年輕人在這個過程中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們因為工作關系,都參加過IHE日本的測試活動,親身體驗,加之堅實的技術功底,而且也花費了很多精力去深入了解和開發相關的測試管理和與測試軟件。每一次Connectathon測試之前,他們都要作講座,辦學習班,給各個廠商的技術人員培訓。這一切,是IHE的測試活動能夠開展的重要基礎。

注冊組織:

       中國特色需要用中國方法來做。用戴院長的話說,就是“依靠政府,引進國際”。有了六家國家級學會、協會以及專業機構的支持,2008年,IHE中國活動正式獲得民政部批準,成立“中國醫學裝備協會醫學裝備信息交互與集成分會(IHE-C)”,掛靠在中國醫學裝備協會下面,成為國家的二級協會。而裝備協會在IHE活動的全國性推廣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理事長朱慶生部長親自掛帥。朱部長曾經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看IHE的Connectathon測試,非常高興,說“我很多年都在找這樣一個東西,非常能夠幫助中國醫療信息化發展”,認為這是一個利國利民、公平公正的有力工具,多次主持戰略委員會會議,要求積極推廣。秘書長白知鵬教授積極組織,副秘書長孟建國(原衛生部規財司長)具體主抓,利用協會的全國影響力,通過協會各種影響力,使得IHE活動能夠迅速開展。

發展迅速:

        至2013年3月,會員超過700人,培訓培養測試主管超過10人,督察人員超過60名。制訂了PACS系統專項測試要求, 區域信息平臺專項測試要求,實驗室檢驗系統專項測試要求,CR、DR設備系統專項測試要求和超聲診斷系統專項測試要求。
       在這幾年當中,測試規模成倍遞增,迅速發展,累計開展了8次測試,196家申報了放射學、IT基礎設施和實驗學三個領域,24個集成模式下的2280個功能角色,通過1767個功能角色,通過率77.5%。測試領域逐年擴大,深度逐年提高,從IHE-C Connectathon 2008到IHE-C Connectathon 2013,實現了從放射學的一個領域,擴大到放射學、IT基礎設施、實驗學三大領域和PACS系統、區域醫療信息平臺、實驗室檢驗系統、CR/DR設備系統、超聲診斷系統的專項測試。從最初開展的3個集成模式,擴大到24個集成模式。
 有必要說一下,參加IHE測試對于很多廠家,特別是一些新興的中小企業的醫療信息化產品的開發能力、通信接口的標準化能力以及產品水平提高都有很大的幫助。

國際矚目:

        IHE在中國的迅速發展引起國際IHE的矚目和羨慕,尤其是中國獨創的產品測試通過證書方式,被IHE國際認為是一種有效的方式,正在全球范圍內討論,希望在全球范圍推廣。可見,中國特色也會成為國際先進。

重要貢獻者:

       整個IHE中國活動的發起、發展、成長、成功是許多人努力的結果。有很多領導、專家、醫療領域專業人士、設備廠商專業技術人員參與。大家又共同的見解、一樣的心愿,在有效的協調之下,形成了強大的推動力。這些重要貢獻者包括(但不僅限于):
  • 戴建平(中華放射學會理事長、中國醫學裝備協會副理事長、中國醫院協會副理事長、天壇醫院院長、北京奧運會首席醫療官)
  • 陳星榮(中華放射學會榮譽理事長、原華山醫院院長)
  • 朱慶生(中國醫學裝備協會理事長,原衛生部副部長)
  • 楊國忠(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副理事長)
  • 鄭全錄(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副理事長、東軟集團副總裁)
  • 姜  峰(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協會理事長、中國醫療器械工業公司總經理)
  • 任冠華(國家標準化研究院主任)
  • 張繼武(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會數字醫療與醫療信息化主任)
     
小結:

       歷史發展有其必然,這就是為什么很多重大的科學發現都會幾乎在同一時刻熟個人或者機構在不同的地方完成,也是為什么會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幾乎同時發明類似的東西,為什么各個大公司在新產品推出的時候幾乎都是同時(想想這些產品都會有一到兩年的開發周期,以及各個公司嚴格的新產品保密制度,說明它們同時開始意識到這種需求以及實現這種需求的技術成熟度)。但是每一個實現都是由某個具體的人、或者群體完成,譬如愛迪生發明電燈、貝爾發明無線電發報、George Eastman發明干式膠片技術等等,他們對于當時歷史趨勢的理解、對于當時已有技術的掌握和駕輕就熟、以及他們的積累和擁有的資源,當然加上個人的勤奮努力等等,使得這些人成為被歷史選中完成這項使命的人。就IHE在中國的引進和推廣而言,實現這一歷史使命需要三大要素:(1)對外,把握趨勢和掌握最先進動向,具備足夠的深入理解和持續參與;(2)對內,清楚顯性和隱性的社會影響力關系,能夠號召、說服、影響國內相關的政府機構、企業事業單位、行業協會等;(3)而且,應該有深入理解和具體實現的能力,從而能夠從操作上指導具體實施。每個歷史趨勢發生的具體事件,都會有一個或者一些人(或者組織)因為其經歷、地位、能力等諸多因素而具備實現這一歷史事件的關鍵要素,集這些要素在一身,這些人或者機構就成為實現這個歷史事件的最佳人選。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歷史使命吧,用英文說就是“God Choose This Person”。